中国互联网流氓史

alvin 2017-10-29 学习笔记 84 0 喜欢 (0)

互联网的发展有两条线,一条是知识改变命运,个人奋斗,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阳光财富,青年榜样,等等,这条线光鲜亮丽,满满的正能量,是条主线。另外一条线,则充满着阴谋和欺骗,骚扰甚至绑架用户,代表着互联网暗黑的一面。奇妙的是,这两条线是交织在一起的,并不是一拨好人在第一条线上,一群坏人在第二条线上,而是这些人,无论好人还是坏人,同时在两条线上忙碌着。

没错,互联网一开始是纯净的,因为没人知道互联网怎么赚钱,大家都在烧钱,都在做贡献,都是为互联网大厦添砖加瓦的好人。运气好点的活了下来,运气差的,死掉了。

互联网公司第一次看到利益,是通过中国移动的移动梦网。 2000 年,中国移动将短信、铃音、彩铃、彩信、WAP、IVR等移动增值业务开放给第三方,第三方利用中国移动的资源进行经营,产生的收益可与中国移动分账,这就是移动梦网,这些第三方就成为移动梦网的服务提供商(SP)。互联网公司手中握有大量用户,却不知道怎么赚钱,移动梦网把一大批互联网公司变成了SP,而SP业务让互联网公司终于开始盈利。

中国互联网流氓史 经验心得 第1张

叮当作响的人民币,让互联网公司眼睛放光,他们纷纷把大部分精力和资源放到了SP业务上,手机增值业务的市场规模取得爆炸式增长。 2002 年,手机增值业务的总盘子仅为 17 亿元,到 2006 年,这一业务的规模已经逼近 700 亿元。这些没见过钱的互联网公司,忽然发现被钱埋起来的感觉原来如此美妙,他们渐渐放下了海归的面子和工程师的矜持,理直气壮地做起了现实主义的流氓。在纳斯达克已经崩盘,投资者不知去向,他们不得不开始自己养活自己的那个时间点,他们愿意原谅自己的流氓。

唯一一个赚钱赚得越来越心慌的人,是当年的中国首富,叫丁磊。给用户下各种套,挖各种坑,只是为了掏走他口袋里的钱,这就是SP所做的事,这哪里是生意,完全是小偷和强盗嘛。

丁磊不做,自有人做。 2008 年 315 晚会,央视曝光了垃圾短信的一个重要源头,分众传媒旗下的分众无线。公众这才发现,那些形象高大、红极一时、令人羡慕的知识英雄,另一个身份竟然是流氓。

互联网流氓并不是从SP时代开始出现的,其实早就有了,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产生流氓的土壤。 1998 年, 3721 推出中文上网,就是隐隐感到浏览器地址栏背后蕴藏着巨大的利益。没过多久,负责中国互联网域名管理的CNNIC也看上了地址栏背后的利益,于是, 3721 和CNNIC之间的地址栏争夺的战火就在用户的计算机上点燃了。为了防止自家软件被对方的软件破坏甚至卸载,两边的阵地逐渐从浏览器转向操作系统,直至Windows的底层。

3721 是一家风险投资支持的民营公司,CNNIC则是中科院下属的官办机构。当时的媒体大都站在民营公司一边,反对官办机构与民争利。但在技术实力和人才储备上,CNNIC根本就不是 3721 的对手。后来面对越来越多更加强劲的对手,让 3721 的战斗力变得越来越强大。强制安装、静默安装、浏览器劫持、恶意捆绑、广告弹出、无法卸载……流氓软件的几乎所有特征,早在本世纪初就已经基本形成了。

3721 的创办者周鸿祎被尊为流氓软件之父, 3721 则成为流氓软件的黄埔军校,后来很多为害一时或者危害一方的著名流氓软件,不少都出自 3721 离职员工之手。在流氓软件的发展过程中, 3721 不但锻炼了队伍,培养了人才,磨练了技术,更关键的是,它孕育了流氓软件的理论和思维方式,成为中国流氓软件不可多得的武器库和思想库。

2006 年,周鸿祎创办的奇虎公司推出专杀流氓软件的 360 安全卫士,对包括 3721 在内的流氓软件痛下杀手,甚至为此与接手雅虎中国的马云公开翻脸。“我打开了这个‘潘多拉盒子’,我来把它关上。”周鸿祎当时说。

扫平流氓软件之后, 360 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上武器最精良、火力最强大的头号武装力量,周鸿祎顺势将公司的商业模式从社区搜索改成了网络安全。 2012 年初,携3Q大战重伤腾讯的余威, 360 以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和第二大客户端软件公司的身份登陆美国股市。

周鸿祎杀流氓软件,确实得罪了不少人,那时候出钱资助流氓软件,借流氓软件做推广的,几乎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大公司。

10 多年前,马云曾说,是成千上万的个人网站支持淘宝打败了eBay:“个人网站在那时候,我们给了他们钱,他们全力支持淘宝网,淘宝有今天,不能忘记当年在井冈山和延安帮助我们的老乡。”马云没瞎说,当时eBay与大部分门户网站签署了排他性的广告协议,封杀了淘宝借门户网站的流量做推广的可能性。

不过马云所说的那些井冈山和延安的“老乡”,其实大部分都是些唯利是图的机会主义者。每引导注册一个淘宝用户,个人网站可以从淘宝领到 10 块钱,所以为了绑架用户注册淘宝,很多网站都采取了特别流氓的手段。淘宝的胜利是个人网站用小推车推出来的,这话不假,但每一辆小推车上,都有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中国用户。淘宝因此成为流氓软件的最大供养者之一。繁荣的流氓软件产业,是很多个淘宝这样的公司共同造就的。

中国互联网流氓史 经验心得 第2张

当年,Google“不作恶”(Don't be evil)的信条曾经那么打动人心,因为这个信条看上去好像是最低标准,但对所有的生意人来说,它反而成了最高标准。作为一个在各种流氓行为的枪林弹雨中求生的中国网民,遇到一个不那么流氓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像是上天的恩赐。所以会由衷佩服把“不作恶”的匾额公开挂到门楣上的公司,就像佩服公开表示“不行贿”的企业家,或者“不做假账”的会计师。

周鸿祎有句名言:“谁的屁股都不干净。”问题在于,屁股上有屎,不是背着人偷偷洗干净,反而将这屎当成荣耀,理直气壮地到处炫耀,这叫啥事?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unhui.me/read/1922.html

转载请注明来自孙辉博客,本文标题:《中国互联网流氓史》

喜欢 0 发布评论

期待每天钱都能多一点!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