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宝能的汽车“地”国转了半圈,想知道他们实业干得怎么样

2019年5月14日11:50:14 评论 27

文|李清柯、李一帆、Karakush

全中国最努力的车企是哪家?

是让3000多万人开上汽车奔小康的大众?

是让自主汽车工业站起来的吉利?

还是让自主汽车股票站起来的上汽?

如果让中国排名第12富的有钱人来回答你——

是宝能。

中国排名第12富:姚振华

2017年才正式注册成立的宝能汽车,在迄今两年多时间里,已布局六大新能源产业园,按照已披露的规划(还有部分没有透露的),合计产能已超过230万,投资超过2000亿元,土地数万亩。

这还没算上已归于其麾下的观致。

你感到被钱支配一脸的酸爽了么。

汽车圈看待这种砸钱的玩法,一向是谨慎的。

比如业界权威媒体《汽车商业评论》,就曾发表文章《宝能的造车旗号还要打多久》指出,“宝能或者姚振华的心思从来不真正在造车上”,据知情人士透露却是“为了低成本圈地,延伸地产生意”。

这样的质疑,即便没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信源支持,也是普遍存在的。

毕竟宝能身负“野蛮人”搞垮实业的指控;毕竟跨界汽车显得突然而缺乏意义;再毕竟,它的每个产业园都不只是新能源汽车,同时还涉及房地产、旅游、仓储物流等等等。

我们是比汽车圈人士平均再 怂 谨慎半截的魔幻现实主义泛汽车媒体——定位决定了我们得来发大的。

于是上周我们派出了庞大的 苦逼小编团 专业踩点团——岭南二杰和包邮区双姝,分别去往广州、昆山和杭州,转了转宝能汽车“地”国的半壁江山,试图探寻背后的真相。

CASE I:广 州 

迫于对老板不发工资的担忧本着崇高的新闻理想,此次ACW岭南分部倾二人之巢,承包了对宝能广州基地的毛毯式调查。

岭南二杰:李清柯+衣柜

在高潮之前,先来一段价值5毛的科普:

据报道,宝能广州项目位于广州开发区,2017年底开始动工,总投资300亿元,首期规划产能50万辆新能源汽车及相关配套项目,总产值将超过1000亿元。

这是宝能最早动工的项目。

动工当天,远超想象的各种重量级大佬悉数到场。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一下,同样是把工厂落在广州的法拉第未来,可没有这个待遇的。

地方分别于2017年9月和2018年4月,将一块25.7万平方米的地块和一块22.96万平方米的地块,以2.2亿与1.7亿的底价拍卖给宝能。折合算来,拿地价格大概在801元/平方米。

反正很牛逼就对了。

而职场经验教育我们,每一个牛逼的项目背后,总有一个牛逼的项目部。

所以,我们决定先去这个项目部一探究竟。

从天眼查上获悉,宝能广州项目的注册地址是:

广州知识城九佛建设路333号自编393室

光是“知识城”这三个字,便让我们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科学和真理,想必牛顿在此也只能充当大爷们的饭后谈资,爱因斯坦在大妈们的唠嗑里根本不足以挂齿。

果然只有在这样学习的热土上,才能培育出一流的国际性车企吧。

(◐‿◑)

现实是这样的:

祥和的小路,在雨后灼日的蒸烫下,升腾起一股80年代的气息,缠绕在时间的灵魂里。

50岁的张阿姨,像过去30年的每一天一样,以慵懒的身姿守在自家的理发店前。寻来的都是有几十年交情的老客,洗剪吹电染烫从不需要多言。

墙上贴着早已泛黄的东瀛发型指南,是潮流曾经来过的唯一痕迹。

不时从空中荡过的鸟儿以及偶尔滴在我们头上的鸟屎,则在确认着这里与现代城市之间的距离。

而宝能汽车项目部,一定也大隐于其中的某一栋3层建筑的岁月静好之中——

我们却死找不到。

这种三层联排建筑群,真的相当违反敝国的地址体系。

就在我们垂头丧气之际,一位热心老伯兴奋高呼,“我知道那个宝能汽车的项目部!”

沿着他热情挥舞的双手,我们看到了……一家汽车修理店。

(◐‿◑)

不能怪他。

经游荡,这家修理店确实是这个小镇唯一跟汽车有关系的存在。

于是,我们决定,牛逼的项目部什么都不是,还是牛逼的项目更重要——便向广州产业园进发了。

从当年的地块拍卖信息来看,宝能广州产业园具体位置位于“广州市的广河高速以南、九龙大道以西”,属于广州黄埔区镇龙村的管辖范畴。

关于其进度,《中国经营报》曾于2018年6月做过报道,称这块工地除了在动工仪式上喧嚣了一阵,便一直处于连个人影都没有的荒置状态。部分教练车在此开展培训教学,而宝能项目临时办公室则铺满灰尘。

但当我们抵达这片工地时,眼前的情景深深震撼了我们柔软的心灵。

(岭南口味的彩虹屁上线了,前方高能:)

泥头车与搅拌机不时运载着春天的芬芳赶到这里,卸下厚实的泥土,卸下丰盈的希望,坑洼将会被填平,并在此之上筑起中国汽车工业的新梦想。

打桩机宛如巨人,意志坚定地不断用身体钻进深不可测的地底;挖掘机则宛如手快的巨人,无休止地把泥土翻滚着每一寸土地。

咚咚咚的钻探声与贡贡贡的挖掘声,共同奏响华美乐章,在通透的蓝天中不断回荡。

穿着荧光绿马甲的工人,正在进行线路拉接和水泥浇灌,雨水淹没不了他们的热情,疲倦阻挡不了他们的决心。

就连躲在树下摸鱼的工人,面对此情此景也发自内心地感慨:这一定是个大项目。

(◐‿◑)

为了近距离扒清这个大项目,3米的高墙,也没有阻止我们七十公分的大长腿。一系列身轻如燕的的京格尔空翻之后,我们成功在大雨磅礴中溜进了工地。

前方为“高能图片报道模式”

有精神洁癖者慎入

目前,工地仅五分之一的土地,完成了初期的土地平整工程。

摸鱼工人告诉我们,挖掘机正在日以夜继地进行土地平整工作。“这还不是全力开工的样子,以宝能的财力,施工进度很快的。”

工厂现场已架设起规模化的工人生活区。双层的简易住宿房有5栋以上,单层的简易房也有3栋以上,用于饮食、娱乐等等等。

这样的生活区保守估计,能够容纳500个工人;不过,现场的施工人员目测在100人左右。

根据一位拥有几十年房地产建设经验的专业人士(其实是衣柜他老爹)的观点,目前该工地处于“三通一平”(通水、通电、通路)的基础建设阶段;从那些打桩机的型号来看,还没到地质勘查阶段。

对于宝能最初“2019年底开始投产”的承诺,上述专业人士表示懒得回答;而不少民众以及摸鱼工人则纷纷表示: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工程如是,我们也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一下,即将被产业园带动发展的镇龙村村民的喜悦。

然而喜悦大概是一个过激的描述。

你能看到,镇龙村仍保持着田园牧歌式的乐活,四处放养的走地鸡,和四处走出的苏东坡式的男子,踏着从古老祠堂里散出的醒狮锣鼓声,在蔬菜簇拥上日落而归。

但这样的状况持续不久。

村民说,当地为了引进宝能可是费了老大老大的力气。

项目一期:征收集体土地面积约为410亩,涉及镇龙村、汤村,其中镇龙村18个经济社,汤村4个经济社。涉及清退企业6家、经营性苗圃场4家、气体站1家、搅拌站1家,共拆迁房屋147栋。

项目二期:征收集体土地面积约为606亩,涉及镇龙村、汤村2个行政村,其中镇龙村18个经济社,汤村4个经济社,涉及1家力丰苗圃场搬迁。

项目三期,正在拟定征收的面积以及地块。

一位村民告诉我们,“2017年开工的时候,场面简直不得了,各种大领导都来了,警察啊什么的满大街都是,好多年都没见过着排场,但那天过后,工地就荒在这里,直到去年年底,才陆陆续续有工人过来。”

在三两支中华的软硬催逼下,这位村民才拖拖拉拉说,“大家都不想搬,但又不能不搬。还有就是拆迁补偿没谈妥嘛。”

而似乎正是由于拆迁涉及面太广,工厂的进展不像预期中的顺利。直到2018年底,最后一户钉子户才被征收完毕。

虽然拆迁村民都能住上新房,蛋是……村民们的兴致并不高。

比如村民王阿伯,吐槽吐到激动,甚至破口大骂“拆白党”,待到祭出斧标驱风油,他的情绪才稍稍恢复。

头晕根处,出在补偿方案。

主流的补偿方案是:如果家庭成员满足一家3口的要求,补偿240平方米的商住房,或折现为129万的补偿款。

但是选择补偿商住房的话,村民需要补上1600元/平方米的差价。也就是说,村民需要再补上38.4万才能住上新房。

村民陈阿姨表示,“我们哪来这么多的钱啊?!”

于是,便有了非主流的补偿方案:家庭成员满足一家3口的要求,拿到129万的补偿款,然后选择以7000元/平方米的价格,购买120平方米的商用住房。

最后,村民手上还能剩下个45万。

在去年6月以前,如果村民能够征收协议书上签字,能够获得5万元的奖励款。本着也没有商议的余地考虑,在这5万元的激励下,不少的村民都签了字。

然而,一户村民由于家庭情况特殊,不符合一家3口的标准,无法获得129万的补偿款,成为了工地上的钉子户,直到去年年底才跟拆迁办谈妥。

截至今日,也并没有村民知道新建的商住房会建在哪里(反正不是原址重建),以及建成什么样。拆迁办方面只提供每人每月700元的住房补贴。

不远处的万科楼盘,成交的均价在2.3万上下。

拆迁并不是让村民唯一感到蛋疼的地方。让村民感到真正蛋疼的,是拆迁以后,他们再也无法通过出租房屋去获得经济收入。

听说宝能要在这里搞一个大项目,村民们都曾经搓手期盼:说不定能在这个汽车产业园找一份美差?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但绝对权威的内部人士称:汽车厂房建的是小小滴,商业地产建的是大大滴。汽车项目这一年内投产不是问题,因为规划的本来就没有多大。

而在不少的工人以及村民口中,他们纷纷表示早有听闻这个汽车城将会在2025年建设完工。

专业人士表示,以商业地产的建设进度来看,是个时间节点是很合理的。

至于宝能如何在“二类工业用地“的地块建起商业房产,他表示,土地的性质是不能改变的,但在实际的操作中,还是具备建设商业房地产的空间的。

尤其是这个项目名称为“宝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要注意,产业园这个词是很玄妙的。

既然能称之为产业园,建写字楼,建酒店,建综合性购物广场,甚至是公寓,都能够符合产业园这个规划用途范畴。只要说是产业配套,就能顺理成章了。

只是这些都与村民无关。

如今他们只希望,重建的回迁房尽快有一个规划。

CASE II:昆山

江浙沪双姝:李一帆、Karakush

包邮区的情况,要更迷离一些。

根据早先查到的消息,宝能昆山产业园位于东城大道与龙腾路的交叉口附近。

一上计程车,我们像半个本地人一样,熟络地报出了目的地,熟络得让司机误会,“你们是去三一重工的宿舍啊?是来招工的吗?”

那个片区算是当地有名的厂区。司机听到路名,就能说出附近分布着哪些企业。

他告诉我们,此区大都是光电行业的厂子,工人工资都非常高,即便是刚进去的新工人,也能拿到五六千;汽车相关产业倒是也不少,只是分布比较散。

经过查证,我们发现尽管昆山的汽车零部件和装配工厂不算少,但整车项目,宝能新能源汽车项目却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去年10月16日,宝能集团与昆山市人民政府在签署系列投资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开展新能源汽车、青阳港城市综合体、夏驾河宝能科技园、综合医养、周庄文旅等项目合作,并在汽车电商销售领域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工厂拟建位置距离高铁站不算太远,大约40多分钟车程就能到。

这里不算荒无人烟的地带,住宅区、写字楼、购物中心都在周围有着密集分布。

从前进东路向北往东城大道一转,就能看到三一重工的工人宿舍在宝能工厂的正对面,还有乌泱泱的停车场,不细看我们还以为是哪家车企的库存车,吊车叉车在厂地随处可见,一副大企业派头。

司机也从看到宿舍就开始兴奋,“三一重工,不得了的,每天都是几个亿的收入”。

相比之下,宝能这块则显得分外萧条。仅以眼前的景象,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个已经签约7个月的准汽车工厂。

你几乎看不出一丁点即将动工的迹象。先进入的东城大道这一边,一眼望去全是农作物、绿植和杂草。

这些小麦,都是当地居民自己种下的。

“麦田”周围有一条明显的河道,只不过已经彻底干涸,龟裂地一塌糊涂,要快到钱塘江路的位置才有水源出现。这种环境下小麦还能饱满地生长,看得出昆山人民非常的勤劳勇敢。

东城大道过了龙腾路就是三一重工,所以我们在龙腾路直接向东右转——没多远,就出现了宝能“占山头”的圈地提示牌。

宝能清楚地写明白了此工厂的具体区域——

东城大道东侧、前进东路北侧、钱塘江路西侧、龙腾路南侧,占地约399亩。换算成平方米,就是26.6万平方米。

离这块牌子不远处,有两所小房子,大约是种地时用来午休的那种。这也是宝能整个圈地范围内,仅有的两处人烟气。

在这幢小房子附近,我们偶遇了两位正在干活儿的农妇。

农妇一,是位听力不大好的大妈,基本上聊一句,要重复三四遍。

她是附近的居民,这块地(厂址西北部分)是她家所有的,大妈几乎每天早晨会骑着电瓶车过来摘自家的农作物,主要是豆子。

一边和我们唠嗑儿,大妈一边也没停下手上的摘豆子大业。豆子并不多,因为“豆子经常被别人偷摘走”,“剩得很少”。

大妈说,知道这块地已经被企业收走了,五年内会建成工厂,收完这最后一批农田,就不让再种东西了。

我们问,会有什么补偿嘛?

大妈回,钱会给公社,并分不到自己头上。

大妈说不出公社的具体名字,但按照我们的理解,“公社”应该是过去的称呼。当地居民告诉我们,之前附近应该是滨西公社,现称玉山镇的经济开发区,也就是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

农妇二,是位状况外的壮年妇女,听力不错,但风声有些落后。

她家的田地位于厂址东南面。我们遇见她的时候,她正在耕地。

与农妇一一样,她也说这块地是她家的。但当我们问到建厂对她有什么影响,她完全不知道地已经被收了,也不知道建厂的消息。

她甚至惊讶地告诉我们,新一批的水稻种子,已经种下去了,“完全没人说不让再种,什么都没听说过,也没说要建厂。”

嗯,打扰了。

我们离开小房子时,两位农妇都还在弯腰务农,不远处还零散分布着几个扛着工具的农妇。干活的都是女人。

再沿着钱塘江路和前进大道绕一圈,也是同样的场景,无非树多了一些,杂草多了一点,看起来更加绿油油。

如果不是那块牌子,没人知道这里要建工厂。

而比起工厂,作为一处大型公共绿化景观,这里倒是更为别致。

CASE III:杭州

用一个词来概括杭州的情况,大概就是众脸懵逼的虚无。

相比前二者,对外曝光最早的杭州富阳产业园,至今仍处于毛也没有的状态。

2017年10月,富阳区政府便与宝能签订项目合作框架协议,达成了年产30万辆新能源汽车项目的落户意向,打响了宝能圈地运动的第一枪。

根据当时披露的信息,项目拟由宝能投资集团投建,总用地面积约3000亩,总投资约140亿元,选址于江南新区灵桥罗山区块,包括新能源汽车生产、测试、研发、总部楼宇及“三电”配套核心零部件等等等——都是要搞一搞的。

大手笔,一条龙。

彼时还适逢宝能正与观致处于“人人都知道在收购的边缘但就是打死不承认”的暧昧中,这条消息成为前者励精图治发展实业的一个华丽注脚。

然而,关于这个项目进一步的信息就再也没有了。

一切似乎都在2017年戛然而止。

于是我们便追随着模糊的线索,在“江南新区灵桥罗山区块”徘徊,看看能否腿出真知。

下了高速一撒丫子——我们就开错了。要去罗山,必须在下高速后立刻拐上一条巨小无比的不起眼小路。司机的这一个掉头回马,侧面显出了位置之偏僻。

正面告诉我们位置之偏僻的,是大众点评。

——惨淡,一下就让我们忘却了饥饿的困扰。

在不精准导航的指示下,我们沿着路一直开到了世界尽头,开进了一个矿区。

在矿区的资料室里,我们发现坐着四个工友,他们呈现出一种四脸错愕的状态。

ACW:请问宝能要建的新工厂是在这附近嘛?

工友甲:宝能?没听说过,不知道。(扭头)你们知道吗?

众人:不知道,完全没听说。

?‍♀️?‍♀️

无路可走的停滞感,甚至让司机感到深深的惶恐:这里肯定没有吧。重新定位后,我们发现自己已经上到了罗山山上,而目标地的江南新城是在罗山脚下。

下山路上,途径一个似乎被岁月无情对待的便利店,我们期待岁月同时还馈赠了丰富的信息量。然而,里面坐着七个老阿姨,呈现出一种七脸错愕的状态。

于是我们几乎完全重复了一遍上述的对话。

?‍♀️?‍♀️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一个高深莫测的游戏里,因为走错了剧情线而遇到了大量无关的NPC角色。

直到镇上一家便利店的老板娘向我们作了解释:这个片区全都在等待拆迁,已经拆了一波了。至少要等拆完了,新的企业才会进来。

所以新企业具体落在哪儿,都得是后话了。

当然,宝能?她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拆迁的迹象其实是浓重的,到处都十分萧条。

我们在一片耕地前发现了拆迁告示。但是执行上显然具有宽大的人情味,就在远景处,一位老农正在处理农作物问题。

多年以后,这个画卷将不复存在。结局在2015年富阳撤市设区时似乎就注定了,被融入杭州的主城区,其开发价值变得不可同日耳语了。

富阳本身也有产业升级的觉悟。

2017年,在富阳区经信局牵头编制的《杭州市富阳区江南新城产业发展规划(2017年—2026年)征求意见稿》中,就明确了新能源汽车将成为当地重点发展的四大主导产业之一(剩下之三是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和新材料产业)。

以上二者似乎成为宝能想要落户富阳的背景。

但是后来背景似乎有些歪斜。

富阳经信局的微信公众号曾在2018年3月发布文章《富阳将有望实现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弯道超车》,但是目前也存在几个问题,比如新能源汽车产能过剩隐患严重,杭州大江东区已布局新能源轿车产业竞争过大,2020年新能源补贴取消等等等。

并指出,“不盲目跟风新能源轿车,深入研究电动重卡行业市场,积极主动接洽比亚迪等新能源车企,提前建设研发中心,抢占电动重卡市场先机,方是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弯道超车之路”。

提到了比亚迪,提到了新能源重卡,但没有提到已经签约的宝能。

苦寻一圈无果,当出租车计价器跳破300元时,我们被贫穷裹挟着结束了此次虚无的生活流。

至于宝能汽车将如何收场?

仅从我们的观感而言,似乎增强了一些诛心之论的底气。更硬核的实锤是没有的,到目前为止,有多难证实,就有多难证伪。

只是如果要给出一个先验式的答案,相信你心里有数了。

  • 我的微信:18682260315
  • 分享网络营销技巧与广大的网络营销爱好者交流网络营销方案、技巧、策划、案例、SEO、网络推广、社会化媒体营销等网络营销知识。
  • weinxin
  • 我的微信小程序
  • 营销的探讨总是没有止境,事件营销作为一种新的营销方式越来越受到营销人的青睐,但事件不常有,企业营销却常在。
  • weinxin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